澳门新葡亰平台网址大全

剪刀手工锻造师,张小泉剪刀古法锻制72道工序面临断档

二月 11th, 2020  |  学术课题

那一天,在运河边的手工艺活态展示馆里,79岁的施金水,戴着老花眼镜,正指导着两个徒弟干活。他时不时自己上去搭把手,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到来,完全是旧时老师傅的模样。

1947年农历正月十五,一年中最冷的一天。寒风中,14岁的施金水哆嗦着叩响了杭州河坊街扇子巷一家剪刀作坊的破旧木门。

他是我省第一批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之一,与他相关的一个品牌,叫“张小泉”。

在别人眼里,这个孩子是“幸运”的:当时的剪刀作坊最小,却也不轻易收徒。为此,施金水的父亲—这个一辈子忠厚老实的衙前农民还破天荒地托了一次关系:邻居郭立新在杭州做剪刀钳手,而他的堂阿哥,正是在河坊街扇子巷开剪刀作坊的郭立金师傅。到扇子巷做学徒,施金水是愿意的,这样一来,至少家里少了一个吃饭的人。

历经300余年的张小泉剪刀,曾经是杭州人的骄傲,和杭产丝绸一起,标显了杭州人性格中柔和刚的两面,在炉火纯青的技艺背后,还有一种地域文化的味道在流传。

而在亲人眼里,却是悲伤多过欢喜。老话说,世上三般苦,打铁、摇船、磨豆腐。若非万不得已,父母是绝不会让儿女从事这三样职业的。而为了糊口,13岁时施金水已开始打短工干农活,早早挑起养家重担。让儿子去剪刀作坊当学徒,乡下的母亲充满了歉意,临行前,她执意要送送儿子,不断地嘱咐着:“男伢儿学好技术才有饭吃”。

1966年,田汉(《义勇军进行曲》词作者、中国现代戏剧的奠基人)走访杭州张小泉剪刀厂时,曾写下一首赞美诗:“快似风走润如油,钢铁分明品种稠,裁剪江山成锦绣,杭州何止如并州。”

少年施金水走进扇子巷1号,一套“程序”正等着他:拜师、学规矩、做活。剪刀作坊小,学徒生活异常清苦:凌晨一两点即起,深夜歇息,每天做足16个小时。算下来,3年学徒,能顶9年工夫。然而一旦满师,对如何做出一把剪刀来,就又都精通了。

张小泉剪刀,是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之一。

图片 1施金水老人展示传统制作剪刀工艺

施金水的一生,与剪刀密不可分。

剪刀作坊,分学徒、三肩、死下手、活下手、钳工5个等级。从学徒做起,少年施金水吃尽苦头:磨石头、烧煤……
每天只有做完“生活”才能正经吃饭、睡觉。一次,滚烫的铁水滴到脚上,痛得施金水站立不住,师傅不吭声,只能咬紧牙关忍着。但从跨进扇子巷的那一刻起,施金水始终牢记母亲的话,“男伢儿学好技术才有饭吃。”—学徒期间,仅一年时间,施金水已学会了学徒、三肩、下手的活。尽管如此,他还是“闲不住”。当时扇子巷共有4家剪刀作坊,平时一有空,施金水便会跑到另一家—施阿伟师傅的作坊里学钳手。那时剪刀作坊大都是雇三四个人,自己掌钳锻制剪刀,自己联系出售剪刀坯子,一段时间后,师傅看他出头、里头“生活”都做得不错,便让他正式做了钳手—直到两年后扇子巷作坊停了炉灶。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张小泉剪刀这个传统工艺品项目,领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魅力,14岁开始当学徒的施金水,在退休20余年后再度出山,每周总有两三天,来到运河边的手工艺活态展示馆,为游客现场展示张小泉剪刀古法锻制工序。

1950年,施金水经师傅介绍到朱世瑞、王传兴剪刀作坊当了半年钳手后,又来到六步桥直街秦炳生剪刀作坊。这份工资“五斗米”的“生活”,一做就是3年。

如今,非遗传承人都已年事已高,越来越珍贵。能锻制72道古法工序,并且还能动下手的,只剩下施金水了。

3年后,杭州海月桥大资福庙13号。20出头的施金水敲开杭州张小泉制剪生产合作社的大门,时光荏苒,这次叩门的已不再是7年前那个怯生生的小学徒。在这里,施金水遇到了一样学徒出身、同为钳手的徐祖兴。

虽然已接受过多次采访,但面对记者,老人的话还是不多,甚至还有些拘谨,双手不停地摩擦着,或者交叉握着。

届时,张小泉剪刀这个流传了三百多年的老字号虽数易其主,仍留下了试钢、拔坯、嵌钢、凿眼、拷剪刀、淬水、拷油等精湛的传统72道工序。对此,施金水和徐祖兴并不陌生。前几年,用的仍是三千多年的老法子,一只炉灶3个人,一人打手锤、一人捧棒锤、一人拉风箱。冬天做“生活”,身后衣服被西北风吹得扑扑响,前面热得像锅底结焦的锅巴。施金水、徐祖兴、乌振元等看了,忧心如焚,决心要尽快改善这样的传统工艺技术。数月后,众志成城,终于制造出替代手工的跳板锤、皮带锤,直至此后的弹簧锤。

从他手上,记者发现了“剪刀手”的秘密,他的手掌宽厚、满手老茧,手臂上还有零星被火花烫伤的印子,而且手劲比一般的老人要大得多。

1959年春,徐祖兴坐了几天火车应邀来到北京王麻子剪刀厂。在这个比贡品“张小泉”还早12年的老字号里,徐祖兴亲手传授锻制技艺,招招式式,有板有眼。身旁,人民日报记者手中的相机镜头闪烁,28岁的徐祖兴不怵不惊。19
63年,刘少奇主席出访印尼、缅甸等五国,随带的“国礼”中,25套15号张小泉民用剪刀名列其中。锻制“国礼”的师傅,正是徐祖兴。—从合作社到剪刀厂,施金水、徐祖兴同为钳工,70多块的工资,做的是很多人想做也做不了的“生活”

老人的话不多,只有当话题转到剪刀上时,才神态自如起来,声音高了两个分贝,脸上的表情也开始有了变化。说到兴奋处,他甚至还拿起工具亲自上阵“露两手”。

图片 2

于是,我们眼前,那些铁块、钢条,那些冷冰冰、硬邦邦的物什,在施金水的手中柔软起来,慢慢地,一把剪刀锋利的刀锋显露出来。

十年浩劫,剪刀手工锻制逐渐被遗弃。此后虽有恢复,却已面目全非。一二十年间,手工锻打技艺渐行渐远,不变的,惟有精髓—师傅个人运用工具与技能。“看望火候、趁热打铁”、“打铁没样、边打边相”,不能有丝毫差池。

“看到没有,刀刃和刀身之间,有一道白线,这就叫钢铁分明,张小泉特有的。”老师傅说,然后,拿起百层厚的布料试剪,手起布落,以显刀锋。

无奈的是,多半制剪人年事已高,健在的手工锻制钳手亦已70高龄。而能把一块铁做成一把剪刀的师傅,更为寥若晨星。仅有的能制作72道工序的师傅中,施金水、徐祖兴堪称翘楚。当年怯生生的小学徒,日后成为传统技艺“国宝”传承人,世间事就有这样奇妙。如今,杭州人提起“张小泉”,总会不经意说起他们的名字。

十分钟内,施金水向我们演示了粗磨剪坯、淬火、嵌钢锻打、细磨等一系列的工序。

1983、1991年,施金水、徐祖兴先后告别熟识的炉灶。与剪刀的不解情缘,却始终未断。此后的二十多个寒暑,带徒、传艺,孜孜不倦。2007年初夏,几近耄耋的两位老人双双被列入“中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榜单。

只有看着这一幕在你眼前上演,你才会明白,非物质文化要保护的,是这个人身上的这种专注和坚韧。

施金水并不清楚“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什么,但对老底子的手艺该怎么留下来,75岁的老人忧心如焚。谈及保护“
张小泉”剪刀手工锻制技艺的愿景,老人的表态铿锵有力。


只是,这年头愿学这门苦累手艺的又有几个?剪刀博物馆里,老师傅拿着铁锤的手有些哆嗦,不确定的眼神中,隐隐透着失落。

福兮祸兮

很快,这个新成立的合作社迎来了一个发展的高潮。

1956年,毛主席在《加快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一文中特别指出:“……提醒你们,手工业中许多好东西,不要搞掉了。王麻子、张小泉的刀剪一万年也不要搞掉。我们民族好的东西、搞掉了的,一定都要来一个恢复,而且要搞得更好一些。”

这个指示在张小泉的发展史上产生了里程碑的意义,制剪社正式恢复了张小泉称号。国家拨款40万元,加上筹备会自筹的20万元,新企业在1956年10月破土动工。

1957年是张小泉剪刀手工锻制的最鼎盛时期,企业有70余炉灶,上百名钳手。到了1958年,地方国营杭州张小泉剪刀厂正式被政府授牌成立,当时企业的员工已达816名。

但谁也没有意料到,之后的技术革新会出现得如此之快:1959年,弹簧锤开始在剪刀制作中得到应用,这被称为中国剪刀史上一次历史性革命,中国剪刀延续3000多年历史的手工锻制被机械取代。

施金水说:“机器生产减少了工序,劳动强度降低,工作效率提高。”虽然在剪刀“咬口”的细节处理上,没有纯手工的细微,但在工业化生产的状况下,那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小问题。

徐祖兴说,按照原来人工的生产速度,5个人的小作坊一天只能做100把半成品剪刀,而且质量参差不齐。工业化的情况下则可以大规模生产,而且质量统一牢靠。

据1985年一份剪刀市场的销售报告为例:全国十多亿人口,两亿多个家庭,一个家庭五年买一把剪刀,全年就需要有5000万把,靠手工怎么能满足市场的需要?

没有任何理由排斥新技术的应用,从1962年开始,张小泉剪刀厂里开始了机械化生产的第一步:引进了弹簧锤。原本沉重的人工锤打被工业机器取代,此后宕磨机、砂轮机、鼓风机等被陆续应用,在随后的发展中,电镀等工艺都由机器完成,张小泉生产和技术水平产生了极大的飞跃。

从这时候开始,徐祖兴和施金水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辛苦做剪刀了。

第1页第2页第3页

14岁学做剪刀,79岁再度出山,施金水还记得母亲的话——

男伢儿要学好技术才有饭吃

当了一辈子的刀剪手工锻造师,已经退休了30年的施金水,依然忙碌。

为了让制剪术流传下去,让更多的年轻人认识、了解这门传统工艺,原本应该在家享清福的他,再次出山。

现在,他每周有三天,在刀剪剑博物馆旁的手工艺活态展示馆里,与两个徒弟一起,烧铁制剪,为人们展示张小泉剪刀最原汁原味的制作工序。

“当年学徒,就像把人卖给师傅”

我一心只想着要学手艺,抽出睡觉的时间去别的铺子偷学,因为我母亲说过,男伢儿要学好技术才有饭吃。

记: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制作剪刀的?

施:1947年农历正月十五,我14岁的时候。当时是在清河坊的扇子巷1号,跟着郭立金师傅。为了学这门手艺,我父亲还托了关系。

记:这么小就去学手艺?

施:我家里很穷,主要是为了糊口。我13岁就开始打短工了。我去做学徒,家里就少了一张吃饭的嘴,想到这个,我还是很愿意去的。

施:每天凌晨两三点就要起床干活,一直到深夜才可以休息。不仅要制作剪刀,还要帮师傅家里干别的事,例如带小孩之类的。

做学徒都是这样的,就跟把人卖给师傅家里一样。

当时,一个铺子有5个学徒,老板不允许学徒轻易自学技艺,规定只能学其中的一个环节。

我一心只想着要学手艺,抽出睡觉的时间去别的铺子偷学,因为我母亲说过,男伢儿要学好技术才有饭吃。

记:听说那时候当学徒还经常要挨打?

施:有的。有一次,我的脚被烫伤了,站不住,就停下来休息了一下。师傅看到了就问我为什么不干活,然后用柴棍打我。

我觉得特别难过,但也不是师傅不好,当时整个大环境就是这样的。


铁软钢硬,才是一把好剪刀

有人说,钢和铁冒火花时一榔头下去,时机最佳;又有人说,钢和铁加热到“杨梅红”时方可动手,其实,这个没有太多讲究,全靠自己琢磨。

记:你是什么时候进张小泉剪刀厂的?

施:1953年,成立了5个张小泉制剪生产合作社,我和一些制剪师傅集中起来,把张小泉的古法锻造工艺继承了下来。

那时一个合作社一般有20多只炉灶,一个炉灶有五六个人。也就是说,那时候杭州城做张小泉剪刀的有五六百号人。在那里,伙计被分成五拨,分别制作五种型号的剪刀,我分到的是五号,最小的,也是最难做的。

不过,我干活比较快,同时也兼做其他的各种剪刀,我大概能手工制作二十多种。

记:怎样才算是好剪刀?

施:一定要铁软钢硬。在铁打的剪刀刃口覆上一层钢,剪刀任意成形,又确保刃口锋利,可谓刚柔相济。

不过,这是一道考验悟性的技艺——那么小一块钢要恰到好处地覆在刃口,却要钢铁分明,什么时候下锤是个问题,常需碰运气——早下一秒,钢要碎,晚下一秒,钢铁又无法融合。

有人说,钢和铁冒火花时一榔头下去,时机最佳;又有人说,钢和铁加热到“杨梅红”时方可动手,其实,这个没有太多讲究,全靠自己琢磨。

记:制剪难度这么高,但最贵的特1号民用剪,也才卖60元,会不会觉得不值?

施:这个也没办法,这些日子,我们在这个展示馆里共打出合格剪刀300把,除去送人的,卖出237把,营业额6400元,均价才27元。

厂里也曾试探性将特1号民用剪从60元调高至70元,结果竟有顾客看错价格牌,付了7元。后来,我们告诉他是70元时,他说“外面同规格机器生产的剪刀也就卖7块钱”。“70元”的价格挂了两周,没人买,只能降回60元。

记:听说,在这里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定做剪刀?

施:只要客人能说出要什么样子的,一般都可以做出来。

前段时间,镇江剪纸协会来定做了一把纸剪,头要尖,刃要薄。还有一个卖鱼的,专门找到这里。他卖鱼要戴手套,所以角柄要大。有个外国客人来给他的小孩定做剪刀,为了小孩的安全,所以刀尖要圆润一点。

施:不贵。跟一般的差不多,都是几十块钱。因为制作的工序是一样的。

记:现在做一把剪刀有多少道工序,要多久才能完成呢?

施:传统工艺原来有72道,现在简化了一些,要40道工序。我们两三个人配合,一般两个小时左右可以完成一把。但不是每把剪刀都合格的,合格率在80%左右,不合格的都要扔掉的,不能流出去,坏了名声。


一把剪刀的工艺,从72道减为24道

“一只风箱一把锤,一块磨石一只盆,一把锉刀一条凳”的小作坊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工业生产下,一把剪刀的制作工序从72道减为24道,甚至只有9道。会手工的老艺人全杭州也不过10来个,而且年纪都很大了。

记:现在剪刀制作多吗?

施:现在传统制作也不多了,因为现代精简工艺的效率更高。

“一只风箱一把锤,一块磨石一只盆,一把锉刀一条凳”的小作坊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工业生产下,一把剪刀的制作工序从72道减为24道,甚至只有9道。会手工的老艺人全杭州也不过10来个,而且年纪都很大了。

记:您的儿女有跟您学习制作剪刀的吗?

施:我大儿子曾经做过手工剪刀,但现在也改行了。小儿子也在张小泉剪刀厂工作,但是也只会其中的一两道工序,没有系统的学习过。

记:听说您原来有3个徒弟的,怎么只剩下两个了?

施:做这一行太苦了,也赚不到什么钱,费那么大力气不如做别的。很多年轻人的体力也吃不消。

传统工艺制作的剪刀看起来不精美,年轻人用的不多,对这个感兴趣的人就更少了。

记:您怎样看待现代精简的工艺呢?

施:机器生产减少了工序,劳动强度降低,工作效率提高了。但是传统制作的剪刀削铁如泥,耐用性更强。张小泉剪刀是中华老字号,传统手艺,才是它的根。

锻剪过程中有三个工艺最重要——镶钢、缝道、热处理。如果我们要传承的话,这些就是重点,而剪刀式样什么的都是次要的。

我们这套活计,光动动嘴巴还不行,要手把手去教。眼下我还可以传授一下,但是年纪再大几岁,恐怕想做也不能做了。

学点知识

张小泉剪刀:张小泉品牌成名于1663年,是中华老字号。

明崇祯年间,清兵入关,安徽人张思家带着儿子张小泉逃到杭州,在吴山脚下的大井巷生产祖传剪刀,当时还是叫“张大隆剪刀”。

他用龙泉钢作原料,打出来的剪刀锋快耐用,很快就出名了。清康熙二年,因为冒牌太多,张小泉将招牌改为“张小泉剪刀”。

标签:,

Your Comments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